2014年05月21日

只要音乐一响起我就会跳起来

  “得到这个大我很意外,感谢组委会,感谢大家,我会继续把我全部的热爱投入到舞蹈当中,拿出更多好作品。”12月16日,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行的《青年》周刊2017“工匠·青年榜样”颁典礼上,获得年度舞蹈艺术青年榜样的彭措索南发表了这样一段简短而动人的获感言。

  出生于青海省玉树市的彭措索南是藏族人,目前是中国东方演艺集团的舞蹈演员,曾获国内多项舞蹈项。接受记者采访时,穿着一身服的彭措索南正在排练厅排练大型舞剧《唐卡》。“《唐卡》将于2018年1月17日到18日在保利剧院演出。”彭措索南说。舞剧《唐卡》以“前一世,又一世,这一世”为主线,通过一对恋人的情感经历,讲述唐卡艺人以生命作画,虔诚并唐卡绘画艺术的,该剧将青海本土的民俗、音乐、舞蹈、建筑、绘画等元素融入其中,是近年来民族舞剧中一个独特而精彩的剧目。

  “我就是藏族人,跳的又是藏族的舞蹈,讲述的是藏族的故事,我感觉自己是在用灵魂跳舞,我一点也不觉得辛苦。”从小就喜欢舞蹈的彭措索南这样说。

  藏族舞是舞蹈艺术里的一个重要门类,其欢快的鼓点和简单的舞步,具有极强的感染力。与其说是艺术,倒不如说是生活方式更贴切。

  彭措索南从小就和藏族舞蹈分不开。父母都非常喜欢歌舞,父亲自学了手风琴和笛子,还擅长编舞,经常被一些单位请去排练舞蹈。“我是父亲的小跟班,小时候父亲表演乐器,我在一旁伴舞,只要音乐一响起,我就会跳起来,觉得很兴奋。”彭措索南回忆说,“成为舞蹈家是他从小的梦想,让他舞蹈这条的原因,一部分是祖先留下的能歌善舞的基因,以及骨子里对舞蹈的热爱,而更多的是父亲的希冀。”

  “在舞蹈里,我有一种归属感,像是回到了父亲身边,更像是灵魂有了安放之处。”每当舞台上音乐响起的时候,彭措索南觉得自己体内的另外一个自己“活”了起来,那个“自己”从身体中跑出,在舞台上肆意地展示自己最美的部分,“我享受自己作为一名舞者的感受,我觉得那是我终身的。我希望观众能通过我的舞蹈,多了解我们的民族,多了解我们民族的艺术。”

  “台上的每一个动作都是用汗水浇灌的。”从正式学习舞蹈到现在,彭措索南已经在舞蹈这条上磨砺了16年。舞蹈已经不再是他每天提醒自己要的一件事,而是像吃饭、睡觉一样,是必须要做的事。

  11岁那年,他和青海几十名热爱舞蹈的孩子一起考上了山西艺术职业学院,小小年纪的他开始了一个人的求学经历,学会了生活。

  “当时和我一起学习的学生中,很多人都转行或做了幕后,就我一个人还在跳舞。”彭措索南笑着说,“我一定要完成爸爸的心愿。父亲是一个公务员,没有成为专业的舞蹈演员,我要为他圆梦。”

  艺校毕业后两年,17岁时,彭措索南在父亲的鼓励下决定再次到大学深造。经过刻苦学习,他考入舞蹈学院,开始了在的学习。让彭措索南感受最深的是老师对他们严厉而真切的爱,在学校学习的几年时间里,彭措索南保持着“宿舍——食堂——排练厅”三点一线的生活,虽然这样的日子枯燥平淡,但他的专业技能在学习中突飞猛进。

  彭措索南最难忘记的是2009年在京求学的他参加全国第九届“桃李杯”舞蹈比赛的经历。“桃李杯”舞蹈比赛是国内规格最高的青少年舞蹈大赛,年轻又缺乏经验的他,在参加比赛时,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当时,我找了好几个学校的老师请教,他们都有学生要指导,就没有答应我,这让我心灰意冷,最后靳苗苗老师痛快地答应下来,她帮助我编舞,指导我的表演细节。有一次她看我排练强度大,为了给我增加营养,从家里带来了一兜煮鸡蛋。”彭措索南说。

  紧张的淘汰选拔中,彭措索南从学校的班审、系审、院审、初赛、半决赛到最后的决赛,一步一步脱颖而出。他用“掉了一层皮”形容那次比赛。

  那次比赛,他的舞蹈作品《雪域精羚》荣获民族民间舞舞蹈教学剧目创作二等,他还获得中国民族民间舞青年组(男子)优秀表演。

  这次经历,让彭措索南更加坚定地选择舞蹈这条。“我感激父亲带给我的藏族舞蹈细胞,更老师给了我继续前行的勇气”。

  从留京工作到频繁演出,彭措索南跳过不少舞,有几部作品让他投入感情并且“舞到灵魂深处”,正在排练的舞剧《唐卡》就是其中之一。

  彭措索南说,跳舞最重要的就是走心,在决定参加舞剧《唐卡》排演之后,他拜访了多位唐卡大师,静下心来感受每一幅作品背后所蕴含的历史文化和情感,然后投入到创作和表演之中。舞剧《唐卡》是青海省演艺集团策划的,该剧是2016年国家艺术基金的扶持项目,也是青海省2017年重点创作剧目。他说自己之所以选择加入,就是希望能为家乡文化传承作一份贡献,带着家乡的印记更大的舞台。

  彭措索南记得,今年9月27日,舞剧《唐卡》在西宁首演,他的父母就坐在看着儿子的演出,“大幕拉开,我虽然看不到父亲的眼睛,但我知道,那双眼睛一定一眨不眨地看着我,一定充满了欣喜和。”彭措索南说,“为了父亲,我会一直跳下去。”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桂杰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7年12月25日 06 版)